多辆机动车交通事故造成第三人损害时交强险应当如何分配?_全国交通律师网
北京市
互联网      + 全国专业交通律师服务平台         首页
网站导航
移动交通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 > 交通事故赔偿 > 交通事故保险理赔 > 全文

多辆机动车交通事故造成第三人损害时交强险应当如何分配?

来源:交通事故保险理赔          发布时间:2020-10-17          阅读数量:1396

文章导读:多辆机动车交通事故造成第三人损害时交强险应当如何分配? 多辆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第三人损害,损失超出各机动车交强险责任限额之和的,由各保险公司在各自责任限额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损失未超出各机动车...

多辆机动车交通事故造成第三人损害时交强险应当如何分配?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1219)

 

第二十一条 多辆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第三人损害,损失超出各机动车交强险责任限额之和的,由各保险公司在各自责任限额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损失未超出各机动车交强险责任限额之和,当事人请求由各保险公司按照其责任限额与责任限额之和的比例承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依法分别投保交强险的牵引车和挂车连接使用时发生交通事故造成第三人损害,当事人请求由各保险公司在各自的责任限额范围内平均赔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多辆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第三人损害,其中部分机动车未投保交强险,当事人请求先由已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保险公司就超出其应承担的部分向未投保交强险的投保义务人或者侵权人行使追偿权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参考案例

 

 

张某、蔡某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

 

 

裁判要旨: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一条第一款规定:多辆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第三人损害,损失超出各机动车交强险责任限额之和的,由各保险公司在各自责任限额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损失未超出各机动车交强险责任限额之和,当事人请求由各保险公司按照其责任限额与责任限额之和的比例承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本案中,徐某、蔡某与张某驾驶的车辆之间发生交通事故,徐某驾驶的车辆在人寿保险公司购买了交强险和商业险,而蔡某驾驶的车辆未购买交强险和商业险,张某的医疗费损失101857.12元,已超过两份交强险医疗费用限额之和2万元,根据上述法律规定,应由人寿保险公司在交强险医疗费用限额内赔偿1万元,蔡某亦在交强险医疗费用限额内赔偿1万元,其余损失81857.12元,根据事故责任比例承担。

 

 

广东省某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2017)粤06民终4289

 

上诉人(原审原告):张某,男,汉族,1972118日出生,住河南省汝南县,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蔡某,男,汉族,1977年出生,住陕西省,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广州市某汽车服务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

 

法定代表人:刘某。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徐某,男,汉族,1964出生,住广东省某市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某中心支公司,

 

负责人:邓某。

 

上诉人张某因与被上诉人蔡某、广州市某汽车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公司)、徐某、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某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人寿保险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某市南海区人民法院(2016)粤0605民初20930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426日立案后,依法组成了合议庭进行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张某起诉请求:1.蔡某、某公司、徐某连带赔偿张某因交通事故所产生的各项损失共计45264.73元;2.人寿保险公司在保险责任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3.本案诉讼费由蔡某、某公司、徐某共同负担。诉讼中,张某变更上述第1项诉讼请求为蔡某、某公司、徐某连带赔偿张某因交通事故所产生的各项损失共计41960.25元,其余不变。

 

原审法院认定事实:20161024日,徐某驾驶粤A×××××号轻型厢式货车行至某市南海区丹灶镇荷桂路赢家汽车拆解有限公司路口时,将车辆停在荷桂路北往南右转弯的弯位处后离开,在其车辆停放期间,蔡某驾驶粤A×××××号轻型仓栅式货车沿荷桂路从祥龙路方向往桂丹路方向行驶,行至该路口时,与从赢家汽车拆解有限公司方向左转弯往祥龙路方向行驶由未取得机动车驾驶证的张某驾驶的无号牌正三轮摩托车(发动机号:09001506;车架号:锈蚀)发生碰撞,造成张某受伤及粤A×××××号轻型仓栅式货车、无号牌正三轮摩托车损坏的道路交通事故。某市公安局南海分局交通警察大队经过现场勘查和调查取证证实,张某未戴安全头盔未依法取得机动车驾驶证驾驶机动车转弯时未让直行的车辆先行,其过错行为是导致此事故的主要原因;蔡某驾驶机动车载货超过核定载量,未按操作规范安全驾驶,其过错行为是导致此事故的次要原因;徐某将车辆临时停放在交叉路口,影响其他车辆通行,其过错行为是导致此事故的次要原因,因此认定张某承担事故的主要责任,徐某、蔡某承担事故的次要责任。事故发生当日,张某被送往某市南海区第八人民医院住院治疗。截至20161220日,住院57天,产生医疗费101857.12元,蔡某垫付12056.49元。粤A×××××号轻型厢式货车的登记所有人为徐某;该车辆在人寿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及含不计免赔的限额为100万元的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本起事故发生在上述保险期间内。粤A×××××号轻型仓栅式货车的登记所有人为某公司,蔡某将该车挂靠在某公司名下进行道路运输经营活动;该车没有购买机动车辆保险。

 

 

原审法院认为,蔡某及人寿保险公司主张张某没有佩戴头盔无驾驶证驾驶机动车转弯时未让直行车辆应负事故的全部责任没有依据,蔡某亦没有提交证据证明其驾驶车辆超载与本起事故的发生不存在因果关系,故事故认定书认定事实清楚,责任划分准确,依法予以采信。截至20161220日,本起事故造成张某医疗费为101857.12元。在民事赔偿方面,对上述核定的张某损失101857.12元,应由人寿保险公司在交强险医疗费用赔偿限额1万元内赔偿1万元予张某。超出交强险部分损失91857.12元,结合事故责任划分,原审法院酌定由张某与蔡某、徐某按照70%15%15%的比例承担赔偿责任。徐某承担的15%13778.57元,由人寿保险公司在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综上,人寿保险公司应赔偿23778.57元予张某。蔡某应承担的15%,即13778.57元,扣减其先行垫付的12056.49元,则蔡某应赔偿1722.08元予张某,某公司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的规定对此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对张某超出上述核定部分的请求,不予支持。某公司经原审法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依法作缺席判决。综上,原审法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条、第十六条、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人寿保险公司应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赔偿23778.57元予张某;

 

二、蔡某应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赔偿1722.08元予张某;

 

三、某公司对上述第二项确定之赔偿款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四、驳回张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适用简易程序审理,受理费减半收取424.50元、诉前财产保全费1020元,共1444.50元(张某已预交1488.81元),由张某负担166.52元,由人寿保险公司负担240.56元,蔡某、某公司连带负担1037.42元,人寿保险公司、蔡某、某公司应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支付予张某,原审法院不另行收退。对张某多预交的44.31元,在判决生效后,经张某申请,原审法院予以退还。

 

上诉人张某上诉请求:1.变更原审判决为人寿保险公司赔偿张某22278.57元,蔡某赔偿张某10222.08元,某公司对蔡某的赔偿责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2.本案诉讼费用由人寿保险公司、蔡某、某公司负担。事实与理由:原审判决确定的赔偿责任有误。根据《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三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之规定,蔡某与徐某应当各自在其1万元交强险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即使蔡某驾驶的车辆未购买交强险,亦不能免除其应承担的责任。某公司是蔡某驾驶的车辆所有人,人寿保险公司是徐某驾驶的车辆的承保公司,故应由蔡某、某公司在1万元交强险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人寿保险公司在1万元交强险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截至20161220日,本起事故造成张某医疗费101857.12元,应由蔡某在交强险医疗费用赔偿限额1万元内赔偿1万元,人寿保险公司亦在交强险医疗费用赔偿限额1万元内赔偿1万元,超出交强险部分81857.12元,结合事故责任划分,由张某与蔡某、徐某按照70%15%15%的比例承担赔偿责任。蔡某承担15%12278.57元,扣减其先行垫付的12056.49元,加上其在交强险范围内应承担的1万元,蔡某应赔偿10222.08元;某公司对此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徐某承担的15%12278.57元,应由人寿保险公司在商业第三者责任险范围内承担。人寿保险公司共应向张某赔偿22278.57元。

 

被上诉人蔡某辩称,一、根据《交强险条例实施细则》第六条之规定,交强险责任限额内的医疗费用赔偿应以事故发生次数为限,且受害人因交通事故而产生的医疗费用损失是一次性的,获得交强险赔偿的次数应与医疗费用的产生相匹配,即受害人本次的受伤只能获得一次交强险赔偿,否则交强险会沦为受害人获利的工具。因此,张某请求获得2万元的交强险责任限额内的医疗费用赔偿,明显违背了交强险制度。二、蔡某无需承担交强险责任限额内的医疗费用赔偿责任。退而言之,即使张某的赔偿计算方法正确,但交强险责任限额内的医疗费用也不应由蔡某而应由某公司承担。根据蔡某与某公司签订的委托管理车辆合同第七条约定,涉案车辆保险由某公司以车辆管理人的身份购买,交强险的投保义务归于某公司。由于某公司未履行委托合同约定的义务,导致事故发生时车辆交强险过期未续,某公司对此存在过错,且蔡某已经为张某垫付了12056.49元医疗费,足以表明蔡某弥补张某损失的积极态度。另外,张某的上诉请求及赔偿计算均存在错误,蔡某的赔偿额应是扣除先行垫付的12056.49元后,原审法院核定的1722.08元。综上,张某的上诉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被上诉人某公司、人寿保险公司二审未作答辩。

 

各方当事人二审均未向本院提交新证据。

 

经审查,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系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二审争议焦点为张某截至20161220日的医疗费损失101857.12元的赔偿责任应如何确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第一款规定:“未依法投保交强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请求投保义务人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第二十一条第一款规定:“多辆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第三人损害,损失超出各机动车交强险责任限额之和的,由各保险公司在各自责任限额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损失未超出各机动车交强险责任限额之和,当事人请求由各保险公司按照其责任限额与责任限额之和的比例承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本案中,徐某、蔡某与张某驾驶的车辆之间发生交通事故,徐某驾驶的车辆在人寿保险公司购买了交强险和商业险,而蔡某驾驶的车辆未购买交强险和商业险,张某的医疗费损失101857.12元,已超过两份交强险医疗费用限额之和2万元,根据上述法律规定,应由人寿保险公司在交强险医疗费用限额内赔偿1万元,蔡某亦在交强险医疗费用限额内赔偿1万元,其余损失81857.12元,根据事故责任比例,由人寿保险公司在商业第三者责任险范围内承担12278.57元(81857.12元×15%),蔡某赔偿12278.57元(81857.12元×15%)。因此,人寿保险公司在交强险及商业第三者责任险范围内的赔偿总额为22278.57元;蔡某赔偿总额亦为22278.57元,扣减其先行垫付的12056.49元,还应赔偿10222.08元。某公司系蔡某驾驶车辆的被挂靠单位,依法应对蔡某的上述赔偿责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至于蔡某的两项答辩理由,其一,蔡某辩称受害人在一起交通事故中受伤只能获得一次交强险赔偿,此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第一款及第二十一条第一款规定不符,本院不予采信;其二,蔡某辩称其驾驶车辆的投保义务人为某公司故其无需在交强险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此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第二款“投保义务人和侵权人不是同一人,当事人请求投保义务人和侵权人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规定不符,本院亦不予采信。

 

综上,张某上诉有理,本院予以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但适用法律有误,导致处理结果欠妥,本院予以纠正。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第一款、第二款及第二十一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广东省某市南海区人民法院(2016)粤0605民初20930号民事判决第四项;

 

二、维持广东省某市南海区人民法院(2016)粤0605民初20930号民事判决第三项;

 

三、变更广东省某市南海区人民法院(2016)粤0605民初20930号民事判决第一项为: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某中心支公司应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向张某赔偿22278.57元;

 

四、变更广东省某市南海区人民法院(2016)粤0605民初20930号民事判决第二项为:蔡某应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向张某赔偿10222.08元;

 

五、驳回张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一审受理费减半收取424.50元、诉前财产保全费1020元,共1444.50元(张某已预交1488.81元),由张某负担100元,由人寿保险公司负担672.25元,蔡某、某公司连带负担672.25元;二审受理费50元,由蔡某、某公司连带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二〇一七年六月六日

 


日期:2020-10-17 | 关闭 | 所属分类| 交通事故赔偿
本文链接:https://www.zgjtsg.cn/nous/info/aid/1182.html
北京市交通事故律师推荐 更多
推荐阅读

高效  精准  服务

专业交通法律问题咨询

在线咨询

本地律师,一对一在线咨询

最新资讯

学知识

热文推荐

关注我们

全国统一服务热线

010-86221715

微信公众号
平台移动端
交通律师
版权@所有:北京浩博正义科技有限公司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北京浩博正义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18028346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831号